【监利故事】-茶余饭后(三)

来源:JLSHQ0716    发布时间:2019-08-12 20:26:33


茶余饭后(三)

血在涌痛下杀手  进县衙方知误会

文 / 肖春华


‌且说四邻八乡的村民,听到锣响,男女老少都朝火光处奔去。承刚朝山上望去发现正是自家住处,拉着石蛋飞一般的来到家门口,見大哥身上血迹斑斑,坐在门前石墩上发愣。上前便问大哥,你咋的啦,過强盗还是土匪了?承刚見承强来问自已不加思索的,捡起身边扁担便向承强劈去,幸好石蛋机灵拦着承刚。搞得承强丈二的和尚摸头不知脑。承刚气喘虚虚说:你没死还有脸来问我,看你们背着我做的好事?石蛋连忙解释:大哥,承强同我在一起,没有干什么坏事啊,有什么误会?承刚手指房间说,你们去看就明白了。


众人举着火把来到房间,不看不知道,一看吓一跳。床上血糊连单,赤裸裸的一男一女,众人明白咋回事了,推开男人,竟有人认识说这不是花花太岁吗,花花太岁被众人推来翻去,渐渐清醒过来,有自家兄弟家仆等。人多势众,帮忙打理偷偷扶了回去,以沒人敢问敢搭理。再看那女人,帮她擦去头上血渍,借着火光仔细一看,不是什么卖茶姑娘杏花,以不是嫂子笑梅,而是那夜猫之妻许香。众人都很疑惑,他们怎么会在这里干哪见不得人的事呢?有好心的女人帮她穿上衣服,都摇头叹息说.自作孽,不可活。在屋外的承刚听说被打死的女人不是自已的妻子孝梅,是惯偷许香更是感到莫明其妙。心中明白八九分,自巳闯大祸了,而且是人命关天。准备接应许香的夜猫听说许香被人奸杀了,死在花花太岁肚皮下。自已没钱没势斗不过花花太岁。独自偷偷去报案了。承强此刻见死者不是卖茶女,忙大叫卖茶姑娘杏花你在哪儿。卖茶女杏花听承强的呼唤忙从床底爬出来战战兢兢说,承强哥我在这儿呢。大伙又围着卖茶女,见她受了点惊吓,别无大碍,都说你为么事躲到床底下了呢?一连串的疑团,杏花不知从何说起。


‌再说死人是大事,村中三老四爷都有说话权。但因花花太岁家大业大,对罪不起,承刚伤了花花太岁,打死许香其罪难逃。被人捆绑送往县衙门。等候升堂问审。


‌话说夜猫先到县衙门,天刚蒙蒙亮。敲鼓报案,县衙无人搭理。原因是夜猫是县衙常客,三进三出,无足轻重。好不容易等到衙门有几人走动。见花花太岁的父亲花登龙和他大哥花花脸背着一包袱来到县衙,进了里面。自已已不敢上前搭话,但心中明白了八九分。时近午时,县老爷端坐大堂,手捧茶杯,轻轻呷了一口,瞄了一下夜猫仔说道:你有何事大堂鸣鼓?一一道来。夜猫仔心想,自已老婆死在别人家,自知理亏,但还得骗点银两安葬老婆,毕竟夫妻一场。便说道,青天大老爷在上,本村花登龙之子花花太岁,有钱有势,威逼利诱,将老婆许香骗到半山腰承刚家中行欢取乐。怕事后告发他,便起杀机。许香现在死在承刚家中。被深夜回家的承刚发现,众乡亲可以做证。求大人明察,还小民一个公道。


‌正说着,外面吵吵嚷嚷,只见两壮汉捆绑着一个年轻人进来。县官说来者何人?村中保长拱手道,此人是打死许香。打伤花花太岁的猎户承刚,求大人发落,我等村庄作不了主。县官大人見本是一桩案子,说法不一,财主花登龙刚才送来银两求我网开一面。其中必有蹊跷。我得先审讯清楚再作定托。便问承刚你为何将他二人打死打伤。从实招来。若有半句谎言,必重刑侍候。承刚说:小人前些天听得传言,怕小弟承祥和妻子笑梅有染,故想试看真假,没想半夜回来,听得家中有男欢女爱吱吱作响,以为是承强同他嫂子。所以心中怒火起,后来才知道打伤了的人是花花太岁和许香。但我不知他它们怎么来我家的,承刚继续说:求大人问伤者花花太岁吧。县老爷说,传花花太岁,花登龙以为送了银两给县大爷,他会向着自已说:小儿被打伤,正在家中疗理,求大人宽待两日。县老爷早知花登龙家底丰厚,早想捞他一把,没想今日他儿子栽到自已手上,便把惊堂木一拍,大胆,人命关天,他逃得了干系?承刚虽打伤了你儿子有错,但我问你你那浪崽花花公子,为么事去了承刚家。为和同许香搞到一起。现有夜猫状告,花公子威逼利诱,先奸后杀得从实交待。如今许香死在承刚家中我如何向父老乡亲交待?传令:火速将花花太岁解押县衙,其它人等收监大牢等传讯再审。


‌几天过去,重新审理,一干人等站立两旁等候,威武吆喝声止,县老爷端坐大堂,早有打算。传花花太岁上堂,县老爷惊木一拍说:花花太岁,你家中有钱有势,妻妾成群,灯红酒绿不断,肥环燕瘦都有,为何将夜猫之妻许香骗到承刚家中,先奸后杀,是何用意从实招来。花花太岁口称冤枉,我没有威逼利诱骗许香,更没有杀她。哪你为何去承刚家中,许香确实死在你怀中,有目共睹,你还抵癞,藐视本官,你可知罪?想是不見棺材不落泪。来人,夹根侍候。花花太岁忙说,老爷且慢我说:我当晚碰见石蛋同他的朋友承祥。打听得家中来了一个湖南妹子,本想去尝尝鲜,调调味,夜深天黑来到承刚家中,见门未关,轻轻到床上一摸,将一女人抱入怀中,本人认为是卖茶湘妹,并没有威逼利诱,先是半推半就,后是竭力迎合。正在高兴之时,觉得后脑一热就什么都不知道了。大人在上,小民句句属实。县老爷想,照你说得如此,许香为么事到承刚家中,许香已死,死无对证。家中只有卖茶姑娘可询了,便传卖茶姑娘上堂,,小女子叩见青天大老爷!县太爷说,卖茶姑娘你投宿到承强家一晚,所见所闻得从实招来,不得隐瞒,否则棍棒侍候。茶花女便将许香进屋,翻箱倒柜时,发觉外面不知是什么人来了,便躲到床上,被来人按在床上搂搂抱抱,翻云覆雨,自已外乡人不晓得是何人,更不敢惊动他们。后来被一人破门而入,一顿棍棒声。我顿时吓懵了头,躲在床下,直到恩哥承强回来叫呼,方敢出来。小女子句句属实,众乡亲可以作证。县老爷前后一审听,以有眉目了,划着心中的小九九。得意的撵须暗笑。


‌不知如何处决,期待下期解说!


肖春华
监利汴河镇陈桥人

肖春华近期作品 点击下面文字查看

|  

|  

协会简介

  中国教育新闻协会是由民间教育组织成立的一个非营利性社会组织。我们致力于向教育工作者和学生提供教育相关的新闻、政策和资讯,使教育被越来越多的人关注和重视。

组织机构

协会会长:待定

名誉会长:待定

内部机构:办公室 新闻部 咨询部

协会宗旨

  我们致力于向教育工作者和学生提供教育相关的新闻、政策和资讯,使教育被越来越多的人关注和重视。我们提供各地的实时新闻资讯和相关政策,让相关教育工作者和学生及时了解并从中受益。